新太阳城app

45年为何事称:我是中国人 不住美国人招待所

  1938年9月4日,父亲甚至发电向蒋介石建议:“承认中共合法地位,允许中共公开活动,以减少无谓摩擦,加强两党团结必有利于抗战大业。”

  父亲与在大革命时期同在广州,但两人并未谋面,他们的第一次相识是从重庆谈判开始的。他曾说:“1945年以前,我对毛主席没有什么印象。相反,由于的欺骗宣传,使我对他有过怀疑,怀疑他究竟具备了什么条件能够做的领袖。但是从1945年8月我第一次到延安与他会面之后,他给了我深刻的印象,以后多接触一次,印象就更加深一层。”

  据余秘书回忆,周伯伯曾想让以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做起居、工作、活动的中心,但一住下来就感到不合适。红岩不仅地方较偏,且路不好走,上下山石阶太多,周围又特务密布,对来客不方便,对也不安全。至于曾家岩五十号他自己的住处周公馆,地点较好,但地方狭小局促,且二楼是人居住。唯一比较合适的是上清寺桂园中山四路18号父亲官邸。那里的房舍虽不大,设备也一般,但还合用,而且距离曾家岩50号和红岩新村都不远,又在马路旁边,地点适中,汽车进出也很方便。周伯伯一开口,父亲便答应了。

  张立钧回忆说:“蒋介石和会谈多次,曾亲临桂园拜访并在楼前合影。这期间,各界知名人士来访频繁,有时要临时加客饭,桂园的工勤人员就去附近餐馆购买,附近餐馆、商店都知道桂园是张治中的官邸,都不敢怠慢。……桂园也是国共双方代表的谈判地,除了白天谈,更多的是在晚间谈,还经常谈到午夜。到了深夜,就需要吃一些夜宵充饥。我们虽然偶尔有所准备,但更多的是措手不及,只得临时上街追赶卖夜宵的小担,买些汤圆或是江米煮藕之类的甜食给代表们吃……”

  这是父亲第二次到延安,此后他每次到延安时,都亲往迎送,并为他举办盛大的欢迎晚会。父亲回忆说:“1945年10月11日,我坐专机送毛主席回延安。下飞机时,飞机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。干部、群众、学生;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,在他们的表情里,充分流露出对领袖的最大欢悦与关切。那种情形看了真叫人感动!其后,我还常常和朋友们说起,认为这是解放区一种新兴的气象。”

  1946年1月10日,国共双方签订了《停战协定》。2月25日,张治中与马歇尔、周恩来在重庆签订军事方案,在讨论的过程中,出现一个小插曲。在整编数字方面,中共初步要求16个军48个师,而蒋介石则始终坚持“12师之数,乃中央所能允许之最高限度”。最后中共让步,希望整编成24个师,最少20个师。张治中特别同蒋介石作了长谈说:“中共本来拥有正规军100万,民兵200万,现在愿意从48个师的要求降为24个师,最少20个师,是很大的让步,我们是可以考虑接受的。”还特别指出:“军队整编后缩成50个师,仅指陆军,此外还有海军、空军,陆军中还有其他兵种如宪兵、工兵、炮兵、辎重兵等,中共是没有的,我军始终占极大优势,希望到此达成协议吧。”

  据张素我回忆:为军队的多少的问题,张治中很头疼。当然很多的人并不赞成和谈,但父亲这个人是主和的,他说我们国家不能这样子办,我们一定要和平。那个时候和平就是、两党和和气气的。可是不行。张治中说:“我祝愿国共两党过去的一切芥蒂,一切误会,一切恩怨,永远结束。我们还是愿意重新团结合作,来共同担负复兴中华民族的重任。重新合作,这才是国家民族之福。”

  1938年9月4日,父亲甚至发电向蒋介石建议:“承认中共合法地位,允许中共公开活动,以减少无谓摩擦,加强两党团结必有利于抗战大业。”

  父亲与在大革命时期同在广州,但两人并未谋面,他们的第一次相识是从重庆谈判开始的。他曾说:“1945年以前,我对毛主席没有什么印象。相反,由于的欺骗宣传,使我对他有过怀疑,怀疑他究竟具备了什么条件能够做的领袖。但是从1945年8月我第一次到延安与他会面之后,他给了我深刻的印象,以后多接触一次,印象就更加深一层。”

  据余秘书回忆,周伯伯曾想让以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做起居、工作、活动的中心,但一住下来就感到不合适。红岩不仅地方较偏,且路不好走,上下山石阶太多,周围又特务密布,对来客不方便,对也不安全。至于曾家岩五十号他自己的住处周公馆,地点较好,但地方狭小局促,且二楼是人居住。唯一比较合适的是上清寺桂园中山四路18号父亲官邸。那里的房舍虽不大,设备也一般,但还合用,而且距离曾家岩50号和红岩新村都不远,又在马路旁边,地点适中,汽车进出也很方便。周伯伯一开口,父亲便答应了。

  张立钧回忆说:“蒋介石和会谈多次,曾亲临桂园拜访并在楼前合影。这期间,各界知名人士来访频繁,有时要临时加客饭,桂园的工勤人员就去附近餐馆购买,附近餐馆、商店都知道桂园是张治中的官邸,都不敢怠慢。……桂园也是国共双方代表的谈判地,除了白天谈,更多的是在晚间谈,还经常谈到午夜。到了深夜,就需要吃一些夜宵充饥。我们虽然偶尔有所准备,但更多的是措手不及,只得临时上街追赶卖夜宵的小担,买些汤圆或是江米煮藕之类的甜食给代表们吃……”

  这是父亲第二次到延安,此后他每次到延安时,都亲往迎送,并为他举办盛大的欢迎晚会。父亲回忆说:“1945年10月11日,我坐专机送毛主席回延安。下飞机时,飞机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。干部、群众、学生;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,在他们的表情里,充分流露出对领袖的最大欢悦与关切。那种情形看了真叫人感动!其后,我还常常和朋友们说起,认为这是解放区一种新兴的气象。”

  1946年1月10日,国共双方签订了《停战协定》。2月25日,张治中与马歇尔、周恩来在重庆签订军事方案,在讨论的过程中,出现一个小插曲。在整编数字方面,中共初步要求16个军48个师,而蒋介石则始终坚持“12师之数,乃中央所能允许之最高限度”。最后中共让步,希望整编成24个师,最少20个师。张治中特别同蒋介石作了长谈说:“中共本来拥有正规军100万,民兵200万,现在愿意从48个师的要求降为24个师,最少20个师,是很大的让步,我们是可以考虑接受的。”还特别指出:“军队整编后缩成50个师,仅指陆军,此外还有海军、空军,陆军中还有其他兵种如宪兵、工兵、炮兵、辎重兵等,中共是没有的,我军始终占极大优势,希望到此达成协议吧。”

  据张素我回忆:为军队的多少的问题,张治中很头疼。当然很多的人并不赞成和谈,但父亲这个人是主和的,他说我们国家不能这样子办,我们一定要和平。那个时候和平就是、两党和和气气的。可是不行。张治中说:“我祝愿国共两党过去的一切芥蒂,一切误会,一切恩怨,永远结束。我们还是愿意重新团结合作,来共同担负复兴中华民族的重任。重新合作,这才是国家民族之福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行路难三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