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太阳城app

文创·与妻杯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

  1911年4月的某个深夜,香港滨江楼的一个房间中还闪烁着微弱的烛光,一位青年坐在窗边伏案写着些什么...时不时用袖子擦拭眼中的泪珠、时不时又望这月亮想着些什么、时不时长叹一口气

  终于他放下手中的毛笔,站在窗前望着家乡的方向,想着家中怀孕的妻子与年迈的老父亲,终究是有深深的不舍...

  13岁的少年,参加科举考试,在考卷上挥笔写下“少年不望万户侯”七个大字便拂袖而去,何等潇洒,又是何等离经叛道!至此,便已不难看出,这将是个不凡男子。

  他办女学堂,鼓励女孩子包括家里的女佣前去学习。他资助她们走出去,接受更高等的学习。他是冲破旧社会的一股清新的风。他为自己取号为“抖飞”,大鹏展翅,一飞冲天。

  18岁的林觉民遵循父母之命娶妻成家,妻是大家闺秀的陈意映。她碧玉年华17岁,耽诗书,好吟咏,曾为《红楼梦》中人物写过诗卷。一个是青年才俊,一个是红袖佳人,二人情投意合,你侬我侬。林觉民在《与妻书》中,有一段文字,便是他俩爱意缱绻的注解:

  “初婚三四个月,适冬之望日前后,窗外疏梅筛月影,依稀掩映;吾与(汝)并肩携手,低低切切,何事不语?何情不诉?”

  新婚燕尔,终日厮守。冬天昼长夜短,他与她并肩,携手,悠悠赏着窗外的横逸疏梅,月影杳杳。喁喁耳语,甜言蜜语,是清欢,是浓情。月光是慢的,日光是慢的,两人的交流是轻的慢的。双栖楼前楼下他俩许多双宿双飞的身影。只是,只是缱绻一时无法延伸至一世。

  在留学日本期间,他写过一篇记录自己和妻子情感生活的文章,文章中这样的语句:“吾妻性癖好尚,与君绝同,天真浪漫真女子也。”陈意映在回信中也浪漫地自称双栖楼主。在旧社会的包办婚姻下,能够生发出这般纯真烂漫的情爱,实属难得。

  林父知道孩子的秉性,原本只是为了让儿子躲避革命的腥风血雨,却不知,林觉民,这位骨子里流着革命热血的男儿,在日本寻得志同道合者之后,参加同盟会,仗剑而起,积极掀起革命热潮,如鱼得水。他的演讲顾盼生姿,一座为倾。期间,同盟会委派林觉民回国筹集资金,购买武器,然后在广州发起起义。

  于是,林觉民回到三坊七巷。陈意映自然欣喜万分。然而聚少离多,他再不像之前那样陪伴在侧,与她花前月下。这一次,他异常匆忙,连进进出出的步伐也是匆匆,又似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她怎知道,自己丈夫的双肩上,正背负着一个惊天动地、必要时刻需要舍身为国的使命?少年时代便具有英雄气概的他,定然不愿辜负天下人。

  这一次,当林觉民准备离开的时候,已身怀六甲的陈意映凭借女人的直觉,感觉此次离别与往日有所不同。她哭泣央求:即使今后远行,也要一同随行。然而这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吾自遇汝以来,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;然遍地腥云,满街狼犬,称心快意,几家能彀?司马青衫,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。语云:仁者“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”。吾充吾爱汝之心,助天下人爱其所爱,所以敢先汝而死,不顾汝也。”

  “吾平日不信有鬼,今则又望其真有。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,吾亦望其言是实,则吾之死,吾灵尚依依旁汝也,汝不必以无侣悲。”

上一篇: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;吾与

下一篇:没有了